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VitalikButerin新加坡普惠区块链峰会演讲全记录

2017新加坡金融科技节已于上周圆满闭幕,而在普惠区块链峰会首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为大家带来了精彩演讲,分析了其对区块链包容性等特征、区块链技术现存阻碍等话题的看法,赢得现场掌声阵阵。下面是演讲全文。

关于今天的演讲,首先,我想介绍一些我所认为的区块链技术的重要特征,尤其是使其适合构建新事物的那些特点。这种构建系统的应用已经快要实现了。所以,我会解释区块链的概念,以及它的哪些方面吸引了这么多人和这么多创意涌向这个领域。然后我会介绍一些技术方面的细节,会阐明如今我们正在努力克服的区块链领域中的一些技术障碍——它们是如何阻碍人们在这个领域构建新事物的,是如何阻碍人们使用以区块链为基础的产品的,以及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我想强调的区块链的特点有两个。其一,人们的关注点一般在于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所以区块链是个不受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或一个国家控制的系统;其二,区块链是拥有记忆的网络。我认为这些定义都很重要,因为在区块链出现前的几十年里,我们拥有只具备其中某个特点的系统,也就是没有记忆的去中心化系统,这种有很多。因此,去中心化是人们一直渴望的东西。人们想要去中心化系统的原因有多个方面。去中心化系统可以更可靠、更安全、并且能够抵御攻击。

但这还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我们期待许多不同领域中的去中心化应用,但人们对区块链、开源、免费软件的渴望,甚至在区块链出现以前就存在的这种渴望,凸显了一个难题,也就是我们要如何创建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这个问题要比其他问题都更加棘手的原因在于使用货币需要记忆。所以,我认为这是区块链定义中另一个重要的部分。有记忆的系统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比如你使用传统的普通银行账户,那么肯定会有一台电脑记录你的账户余额。尽管它是个中心化系统,但它拥有记忆,能够记录你有多少钱。

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一种共享的记忆来维护资金系统呢?为什么不能自己去记录自己有多少钱呢?其原因可能在于这一点。假设我们要使用一种数字货币,我在一个系统上有一些加密的数字资产,有100数字美元。然后我发起一笔交易,将这100数字美元转移给另外一个人,接着又发起一笔,把这笔钱又转给另一个人。假如系统没有记忆能力,那么它会两笔交易都认可。这样,100数字美元就变成了200数字美元。你可能会觉得,“哎呀真好,天上掉钱了,不用交税了”,但如果你要一直这么做,那么这种数字美元会比泡沫破裂得还快。这就是所谓的双重支付问题,也是比特币最早被创造出来的语境。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拥有一个可以记忆的系统,它可以记录你已经把这笔钱花掉了,你不再拥有它了,不可能再花一次。通过这种做法,我们就能避免集中化系统中的一些问题。

两年来,人们已经证明加密货币只是区块链的第一种应用。那么哪些应用对于区块链来说是有意义的呢?区块链具备哪些其他属性?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且拥有记忆。应该被放到区块链上的东西包括哪些需要去中心化或需要记忆的东西。并且,人们所需要的这种记忆通常是由一个大群体共享的记忆。并不是与单独一方建立联系,而是所有人都联系在一起。这种应用有着很多例子,例如注册。域名注册大概是最好理解的例子了。比如,我打算注册一个新网站:Vitalik.com,然后就注册了。一年后,其他人也想注册这个网站,也按照同样的流程尝试了。他们想再次注册Vitalik.com。那么,这个网站第一次被注册时应该是成功了的,第二次注册就应该失败。但对于在第二次操作之后才加入到这个系统中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哪个是先注册的,他们只知道这两个人都要注册。如果想要拥有一个能通过第一次注册但拒绝第二次注册的系统,那么你就需要一个有记忆的系统。还有许多其他与之类似的例子。例如,我要发起一笔去中心化交易,我提交了,然后有两个人同时抢单,但我又改变了主意,取消了订单。但就在我取消订单的时候,有人抢到了单。有许多应用都会出现这种谁先谁后的问题,并且不同的判断会导致不同的后果。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且需要人们达成共识来解决。这就是记忆的作用。

第二个有趣的特点是去中心化。为什么去中心化可以使我们的社会更具包容性?我认为这大概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很明显的一点就是安全性。区块链领域的人经常会讨论“拜占庭容错”问题。这意味着:你拥有一个网络,这个网络可能连接了100台电脑。它的特性在于即使有人要攻击这个网络,哪怕侵占了30台电脑,不管他们对这些电脑做了什么,不管他们强迫这些电脑发了什么消息,这个网络依然可以作为一个整体发挥作用,能够满足人们对安全性的需求。为什么它有用呢?因为它允许我们建设提供高度安全性的基础设施,而且能够应用在很多场景中。假设没有区块链,但我们又想实现某种应用,比如贩卖数字交易卡,你有5张数字交易卡,每个卖20美元,你想创建一个自动贩卖的系统,并且不希望交易卡被偷。你希望这个系统具备安全性。那么你会怎么做?这是个难题,但如果你能依赖区块链应用,那么上传智能合约和计算机程序等的成本大约只在1美元或者50美分。但你能得到的好处是你的应用将在拥有25000台电脑的全球网络上运行,不管是小规模的应用还是管理着数百万美元的应用都能得到保护。区块链就成了所有人都能访问的大型共同资源,也能得到普通开发者的利用。对于构建具备安全性的应用来说,获得同样的技术是一种进步。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人们经常讨论使用区块链实现包容性,特别是为用户提供包容性。他们喜欢探讨如何使中东和非洲的难民拥有身份,这可以使人们能够访问一些查找系统。用户包容性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我眼中的区块链的另一种优越的包容性是对开发者的包容。所以,我们希望更多人能作为创造者参与进来,而不仅仅是消费者。在线的支持会使这个领域愈发强大。同时,区块链也可以消除信任障碍。当然,信任和不信任都有许多形式,我想说的是难以信任别人正式许多事情需要通过大公司、大组织和国家来进行的原因之一。基本上,大型实体都受到了人们的信任,具备预测能力,人们也清楚自己的职责。基于区块链的应用可以使人们创建不需要信任某些组织的声誉的系统,而是信任能够以最佳方式开展工作的计算机程序。这是另一种可访问性及包容性,尤其是对开发者而言。任何人都能创建出人们所信任的应用,即便创始人本人并没有受到信任。这是另一个好处。

然后是可扩展性。如果你要创建一种在某个行业、公司或者国家发挥作用的应用,那么就需要扩展。我们要让自己的应用值得被信任。它不需要信任某个特定的组织、机构或者实体,只需依靠应用自己的规则。这种规则包含数学定律,加密定律和经济激励。其核心准则在于,区块链应用并不会成为最高效方式的竞争。你在任何区块链上构建的应用,不管是在拥有2万台电脑的公有链还是在有5-100台电脑的私有链上进行交易,都可以通过不止一台电脑处理交易来提高效率。目前,虽然区块链的计算成本更高,但它能够降低社会成本。这意味着什么呢?我来举个例子吧。在过去几年间,特别是2014年和2015年,私有链的概念非常流行。私有链有时意味着半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有时只不过意味着拥有很多参与者的中心化服务器。我曾经和一些公司交流过,他们认为私有链在某些流程的现实解决方案中更加实用,并且具备更优越的特性来控制应用。然后他们就开始以自己理想中的私有链解决方案为基础创建应用。开始挺好的,他们通常会找一些愿意成为其首批客户的大公司合作伙伴。因为我们现在是在新加坡,那我们就说个远一点儿的吧,比如三星。所以,有人做了私有链,这是对区块链行业的贡献。然后三星成了其首个大用户。最初,一切都很顺利,然后他们就想把业务扩展到三星之外的公司,要寻找其他用户。他们从这这里就开始遭遇困境了。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使用的系统是三星链,开发者只是参与了系统创建的一方,且这种印象很难改变。这个系统就成了由三星控制的系统,并且功能会被三星擅自改变。所以,他们的私有链应用遇到了问题。这是所有用例中都可能出现的情况。也许公有链解决方案才是正确的。这就到了公有链大展身手的时候。虽然其计算成本略高,但公有链也带来了很多好处,比如,所构建的应用不是由一小部分人来验证,其规则是由更大的群体来验证和执行的,这个群体中还包括根本没参与你的项目的人。你可以更容易地接触到人群,并且有能力创建所有人都信任且能达成共识的应用。这就是我们降低社会成本所需要的。这也是关于计算成本和社会成本的有意思的一方面。

如果你们想了解关于原始区块链的理论,我可以稍微提一下人们经常讨论的一种应用,也就是智能合约。智能合约这个有趣的概念已经存在很久了,是由Nick Szabo在1994年左右提出的。他在解释这个概念时是用自贩机来打比方的。自贩机是使用硬币实物来操作的机制,比如你投2美元,出来一瓶水,不投就什么都没有,投6美元,就会出来3瓶。所以它的唯一作用使这个贩卖箱执行命令。但这个箱子缺乏安全性。如果你有一把斧子,那就可以用它把箱子劈坏,把水和硬币都拿走。这个系统的特点就是没有绝对的安全性。智能合约和自贩机的工作原理差不多,只是被应用到了数字世界。首先,我们为什么要用自贩机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交易规模。有些交易规模实在太小,并不能支撑这个机制的运作。创造并执行一种协议的概念可以更加强大,能进行大规模的交易,也能进行小规模的交易。自贩机的特点在于它适用于小规模的交易。智能合约与自贩机的功能差不多,但要安全得多,因为一切都是加密的,适用于任何数字资产。其不同之处在于亮点,一个更安全,另一个是更便宜。买一台自贩机可能要花几千美元,而智能合约的成本则在10美分到1美元之间。虽然在公有链上创建智能合约和运行程序有25000台电脑做后盾,但其代价并没有很高。

区块链在许多应用中得到了使用,这也是我创办以太坊的原因之一,因为我意识到区块链并不仅仅有利于金融应用。它其实由着一些金融领域之外的大型应用,例如使身份系统更容易访问且更安全,使投票系统更安全,使中东和非洲的难民拥有身份等。有许多应用将金融和非金融因素结合了起来。人们正在供应链等大大小小的领域进行相关实验。所以它的功能是非常强大的,对个人应用来说也很有优势,这也再次证明了更多开发者能够使用它。那么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呢?我认为第一个挑战很明显是隐私,这个问题也很容易理解。人们希望区块链验证的东西有很多,这就出现了一个悖论。在区块链上,如果有很多人来验证信息,那么它就很安全,但许多人不希望公开信息,比希望由很多人对此进行验证。这个问题有一些解决方案,例如,将一些信息放到区块链上,在不破坏其隐私的情况下进行验证,或者将其放到参与者较少的区块链中。还有一种解决方案依靠加密学,构建一个系统使人们可以为自己拥有的数据创造加密证明,除了数据本身不用查看其他信息。这样,不用查看交易细节就可以证明自己发起了交易。隐私问题可能是区块链目前所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阻碍了纳入更多群众的大规模应用的出现。不同情况下的解决方案也各不相同,但许多方案都已经在开发之中。

智能合约安全性是另一点。它的作用不仅仅在于使编写程序更容易,还在于使这些程序能够运行。这也是我们正在研发的地方。我们很开心在过去两个月里与多个学术组织进行了相关合作,做了很多事情,比如验证编程语言、开发工具、使编写程序更容易且没有故障。这是我们取得进展的地方。不过,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在于可扩展性。其重要性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如果你想要一个公有链,那么在这个区块链上的交易成本取决于交易额的大小,可以从1美分到10或20美元。如果你想转账5万美元也没问题,可能要为这笔交易支付20美元的交易费。但如果你只要转25美元呢?或者50美分?如果你一个月薪水就只有25美元呢?所以,如果我嘛要进行小额交易,那么降低交易成本就变得极其重要。第二个原因在于,我们不仅仅想把区块链技术用在金融领域,还想将其能力延伸到非金融领域,那么降低交易成本就更加重要了。为什么呢?因为人虽然们愿意为5万美元的交易支付20美元的费用,但并不愿意为小额交易付这么多钱。以供应链方面的应用为例,假如你要检查自行车的供应链。假设自行车的生产有5个环节,一辆自行车的价钱是100美元,每个环节的交易要花费10美元,那么仅仅是检查供应链的5个环节,你这100美元里的50美元就没了。如果我们想要区块链能用于这些应用,那么更便宜的解决方案是十分重要的。我们都知道,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高价是由供应不足造成的。 如果你想降低成本,基本上有两种方法,其中之一就是降低需求。如果你不想这样做,那么减少成本的唯一方法就只剩增加供应量。增加供给需要我们做什么呢?增加系统可以处理的交易数量,从而提高可扩展性。如果我们想把用户数从100万人发展到10亿人,那么解决可扩展性就不是个经济问题了,而是数学问题。以太坊目前每秒能处理的交易数量与其他一些网络比还相距甚远,这是一个需要缩短的差距。

所以,以太坊领域里正在不断发展的一种解决方案就是Plasma。这个概念背后的创意是,它是一种可以创建子区块链的网络,子区块链可以接入原有的区块链获得安全性。其好处在于子区块链可以是私有链,它可以拥有私有链和其他链的综合优势。大部分数据只在少数参与者间共享,可扩展性很高,并且可以为一些应用定制系统。但你也可以在设计系统时使其能够利用区块链的安全性优势。这种系统将可能缩短纯粹的公有链应用与纯粹的私有链应用之间的差距,并提供两个各自的优势,避免其所具有的多种风险。这是人们现在为之兴奋的一种方式,且极具潜力。

可扩展性还有一些其他的解决方案,比如“状态信道”。它在以太坊领域已经被探讨了好几年,并且一些其他的区块链项目也在向类似的方向发展。信道也有助于解决隐私问题,因为它大多时候是两个人之间的渠道。这都是我们这个领域正在研究的内容,也会变得非常重要。基本上,我们希望这个领域不仅仅是加密专家的舞台,还能真正为大量用户提供价值,不仅仅是新加坡,其他地方的用户也能使用它。那么,谢谢大家。我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参与区块链领域,也希望更多人不仅仅是期待新事物的出现,而是成为创造者。


󰄯 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