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离乡15年回家办寿宴宴毕达州母子向乡邻退还礼金

张勇在老家办席,为母亲庆贺八十大寿。

  正月初四(11日),达州市大竹县石桥镇崇石村10组,张勇的母亲八十大寿,全组35户100多人前来祝寿,并送上数额不等的礼金。

  本来,张勇没打算回老家办寿宴。因为自己一家,早已到达州市区居住15年,与村民几乎失去了来往。为了满足母亲落叶归根回老家祝寿的心愿,张勇和母亲争论很久后,还是决定邀请村民一起祝寿,前提是不收礼金。但村民们不送礼,又觉得不合规矩,不好意思。无奈之下,大年初五晚上,张勇买来红包,将村民的礼金一个一个封好,转交老支书汤其禄,委托其在自己走后退还。初六,2000多元礼金全部退还给了村民。

  母亲心愿

  离乡15年后 回老家庆贺八十大寿

  张勇今年48岁,母亲潘老太今年满八十岁。张勇有两个姐姐,早已嫁到其他乡镇。张勇年幼丧父,自己靠母亲一人拉扯大。30年前,张勇高中毕业后,南下打工,凭着自己的高中文凭和聪明的头脑,张勇挣了一笔钱,并找了一位达州市的妻子。15年前,张勇的孩子10岁了,他和妻子也在达州市区购买了一套房屋定居,自己也做起了小生意。为了照顾母亲,同时也为了让母亲来帮自己照看一下孩子,他将母亲接到了达州市区居住。从此以后,一家人隔几年才回老家一趟祭祖,然后很快离开,和村民们几乎失去了联系。

  今年正月初四,是潘老太80岁的生日。张勇早已计划好,在达州的酒店包席,邀请自己的好友,以及能从老家赶来的亲戚,一起为潘老太贺寿。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离乡15年的潘老太思乡情绪越来越重。腊月初,她正式向张勇提出:回老家过春节,同时在老家贺寿,顺便和多年未见的老邻居们一起叙叙旧,“出来很多年了,心里很惦记他们”。

  儿子为难

  办,担心村民有看法 不办,母亲不乐意

  潘老太的要求听起来并不算难办,但是,在张勇看来,这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

  14日,张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母亲的要求,让他很为难。因为,在老家办酒席,按照习俗,前来贺寿的村民,都会送礼,如果不送礼,就不会来参加寿宴。

  “但问题是,我们已经15年没有在老家生活了,邻居、村民们的红白喜事,我们都没有参加,也没有送礼,现在突然回去办寿宴,实在担心邻居、村民有看法,担心他们认为我们就是为了收礼钱才回去。”张勇说。其次,母亲寿宴正值春节,他也很担心会因此给老邻居们添麻烦。

  潘老太提出要求的次日,张勇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但是,潘老太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已经80岁了,迟早要落叶归根,现在再不回去和邻居、村民沟通沟通感情,到时去世了回老家,恐怕都没有邻居愿意来帮忙下葬了。”潘老太说,“在达州市区办,来的客人都是儿子的朋友,根本就没有我自己真正的朋友,离家多年了,我实在想见见一起相处了几十年的邻居。”

  母亲的理由,让张勇无法拒绝。跟母亲三番五次商量后,张勇决定顺从母亲心意回老家,邀请邻居、村民为母亲贺寿,但同时,他决定:不收礼金。他认为,这样就能两全其美。

  寿宴举办

  说了不收礼,村民还是坚持送了礼

  腊月廿五,张勇一家回到阔别了15年的老家,邻居、村民们都热情地打招呼。简单收拾了破旧的老屋后,潘老太就挨家挨户串门,和曾经自己的好邻居、好伙伴,现在都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聊天、问候。

  潘老太倒是熟络热情串门去了,张勇却有些无聊,因为离开老家多年,对老家早已有了陌生感,很多人只是面熟,但叫不出来名字了。不过,张勇并没有闲着,他找到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支书汤其禄,说出了自己要为母亲办寿宴的想法,想邀请村民贺寿,需要统计村里人的名单,并且表明态度不收礼。

  “当时我告诉他,不收礼可能不现实,村民们要来参加寿宴,肯定要送礼,他如果不收,村民肯定会不好意思参加。但他还是坚持说不收礼。”汤其禄说。

  在汤其禄的帮助下,张勇买来了35张请帖,写上了时间,挨家挨户向村民发出了邀请。在送请帖的同时,他明确告诉邻居和村民,此次办寿宴,不收礼。

  由于自己的房屋年久失修,虽然经过简单收拾能住人,但要办理一场寿宴,行不通。此时,潘老太的老邻居唐铁匠主动提出,潘老太的家中用来招待客人,自己家用来摆坝坝宴。

  人员邀请了,办理宴席的地方确定了,张勇心中仍不踏实,他的担心一直藏在心中,他害怕村民们不来,他又担心村民来了要送礼,然后背后说自己“为钱而回来(办酒席)”。

  正月初四上午10时起,一些和潘老太年龄相仿的老人,就已来到张勇家,和潘老太聊起了家常。随后,陆续有村民前来贺寿,而且,都送来了礼金:50元到100元不等。刚开始来的两人送礼时,张勇坚决不收,但村民表示,如果不收礼,自己就回去。无奈之下,张勇收下了村民们的礼金。

  “红白喜事送礼,这是老规矩,不能破坏,除非不去参加,要参加就要送礼。”已经85岁的曹老太告诉记者,虽然当时张勇邀请时,明确说了不收礼,但村民们都表示“咋可能嘛”,不送礼就不好意思,也会坏了规矩,虽然十多年没有来往,但几十年的感情不会变,“我送了50元,我大儿子送了100元”。

 [1]  [2] 下一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